[000969]快手IPO之后需要发掘新赛道

By | 2021年2月23日

  2月5日,快手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正式上市,首日即高开近200%,停止收盘,报300港元/股。其最新总市值时百度的3倍多,是京东2倍多,成为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和拼多多。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快手本次创下港股史上申购人数最多的IPO纪录,投资者抢破头,打新局面极为疯狂。对于资本市场,这是见责不怪的又一个造富神话。首创人宿华、程一笑身家千亿,其背后豪华的股东阵营,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红杉资本、淡马锡、五源资本觥筹交织,碰杯致敬新一轮投资乐成变现。但对于快手自身和宽大吃瓜受众来说,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意境。

  从建立到上市,快手一共用了10年时间,发展为日活凌驾3亿的短视频平台。但对现在仍处于战略性亏损阶段的快手来说,上市是新劈头,也掀开一种更高阶,更“残酷”的新篇章。因为当前快手的焦点收入组成照旧来自直播打赏,占比超半壁山河,随着近期羁系不停加码对直播行业的羁系,毫无疑问将对快手的直播业务带来较大影响,此前的辛巴事件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同时,暂岂论老对手抖音的如影随形,直播电商的竞争也越来越烈,不仅前有“庞然大物”微信在视频号上的发力,近期已开启直播功效,传统如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新潮如B站、小红书等平台均已加入直播带货阵营。快手如果掘客不出新赛道,不要说股民,光背后的各大资本方股东就不会允许。不外正如快手团结首创人、董事长兼CEO宿华在上市演讲当中所提及的那样,当无数的人和内容毗连在一起之后,逐渐展现出多元而真实的社会,他们之间相互作用,构建起一个有很强生命力和演化能力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不停涌现出新的商业模式,重构商业系统和行业结构。直播业务、视频电商业务就是这样一点点长出来。快手在直播之外,应该还会找到好故事。

  而对于非投资者的普通快手用户来说,相比力快手上市与否,可能更体贴两个内容,一是自己是否能继续被瞥见?二是自己是否能接着挣钱?快手的十年,也是视频这一表达方式被更多的国人接受和喜爱的十年。视频可以突破文字表达短板,也打破文凭崎岖界线,以往“一举成名天下知”需要长篇大作,现在视频里可能只需一句“奥利给”,视频让更多的人有时机表达、有时机被瞥见。“那些原来缄默沉静的大多数,可以不缄默沉静;那些原来普通的人,可以不普通;那些原来平凡的事物,就不再平凡”(快手 CEO宿华)。创作者获得了尊重、明白和信任的同时,也从中顺带获得了物质回报,从而更进一步促进了创作。仅在快手一家平台,就有凌驾2000万人在平台上获得了收入,获益者涵盖从一线都会到偏远地域的个体、群体、行业、机构。究竟,谁能想到,快手光来自洛阳的日活用户就有140万,平均每5个洛阳人中就有一位快手活跃用户。因此,正如顺丰上市让快递员敲钟,快手上市现场,邀请了六位用户来敲锣。

  快手自己是工程师文化(崇尚专业、技术至上)很是鲜明的互联网公司,而直播平台和主播的生长,却是要在集博大与博雅于一体的东方文化情境之下。平台要将引导培育努力的文化特质,温顺应中国客户的个性特点和群体习惯联合,快手做到了,做得还不错。这必须要仰仗其服务用户的初心——打造一个最有温度最值得信任的社区。平台未来怎么走,会走多远,也要看用户的活跃度与缔造力。视频平台构建差别的阶级,每一个阶级的人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而且都有上升到更高阶级的可能性。给用户带来价值,这才是平台有价值的基础。

  从这个角度来说,快手IPO只是其追求梦想的中场。

(文章泉源: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