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利率]南山智尚IPO迷局:宋作文家族成员疑"空手套白狼" 10年获利近3亿_IPO

    来源:http://www.baonuanrong.com 发布时间:2020-09-29

    来源:企业观察网 作者 竺仲竹

    继南山铝业后,南山集团旗下有望新增一家A股上市平台。

    据深交所官网披露,山东南山智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山智尚”)将于9月15日创业板首发上会。若成功过会,作为山东首富的宋作文家族,无疑将是最大赢家。

    招股书显示,南山智尚由南山集团直接持有90%股份,为该公司控股股东,而无论是南山集团,还是南山智尚,宋作文家族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宋作文儿媳或获利近3亿

    作为知名的村办企业之一,南山集团和宋作文家族深度捆绑。

    南山智尚招股书显示,南山集团由宋作文持有49%股权,另外51%股份由南山村委会持有,后者设立于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东江街道南山村,系村民自治组织。

    公开资料显示,宋作文常年担任南山村委会主任职务。此外,据南山智尚招股书披露,自2017年12月以来,宋昌明一直担任南山村委会副主任,宋昌明的另一重身份是宋作文侄女宋华的配偶。

    在南山集团,宋作文家族的影响力更甚。南山智尚招股书显示,南山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宋建波、监事宋建民系宋作文之子,南山集团董事宋建岑系宋作文之侄子,南山集团财务负责人宋华系宋作文之侄女,宋华的配偶宋昌明亦在南山集团担任董事职务。

    宋作文家族对南山集团的“话语权”,也造成了南山智尚的命运辗转。设立于2007年的南山智尚,前身为山东龙口市东海纺织有限公司(简称“东海纺织”),初始注册资本100万元。

    2007年同年,南山集团以部分货币、部分资产的出资方式,对东海纺织增资1.99亿元,增资完成后东海纺织注册资本变更为2亿元。

    同样在2007年,南山集团将东海纺织全部股权转让予 NATSUN,根据彼时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7年5月1日,东海纺织总资产5.31亿元,总负债3.51亿元,净资产评估值为1.8亿元。根据评估结果,南山集团转让东海纺织全部款项为2623万美元,随后东海纺织更名为南山纺织。

    2013年9月,南山纺织吸收合并南山赛肯德100%股权。据南山智尚招股书,被吸收合并前,南山赛肯德由NATSUN持股87.5%,南山纺织持股12.5%,吸收合并后,南山纺织注册资本增至3725.5万美元。

    2016年1月,南山纺织吸收合并全资子公司康赛特,完成后南山纺织注册资本仍为3725.5万美元。

    仅仅一年后的2017年3月,南山集团耗资2.16亿元从NATSUN集团手中购回南山纺织27%股权,同时南山纺织5%股权作价4000万元转让给烟台南晟、另外5%股权同样以4000万元转让给烟台盛坤,按此测算,南山纺织37%股权作价2.96亿元。

    从南山纺织获利的NATSUN实际控制人隋永清为南山集团现任董事长宋建波配偶,

    宋建波则为宋作文之子 来源:招股书

    需要注意的是,NATSUN系宋作文家族成员控制的企业,南山智尚招股书显示,NATSUN由宋作文之子——南山集团董事长宋建波的配偶隋永清控制。在吸收南山纺织后于2007年底在英国AIM市场挂牌上市。

    在彼时,NATSUN收购南山纺织资金的来源,则为宋作文的另一个儿子宋建民对隋永清的借款。

    2008年,南山集团和隋永清之间达成交易,同意收购NATSUN控制权并代隋永清偿还债务,双方协商确定隋永清以NATSUN63%股权作为南山集团代为偿还债务的抵偿物。

    这也意味着,仅仅在收购南山集团一年后,隋永清即通过出让67%NATSUN股份解除所有债务,剩余37%股权显然对应着南山纺织37%的股权,该部分股权在2017年合计作价2.96亿元转让给南山集团、烟台南晟和烟台盛坤。

    这一疑似“空手套白狼”的操作下,2.96亿元的资金大概率落入到了隋永清囊中。彼时,现任南山集团董事长宋建波以及村委会主任宋作文在其间扮演何种角色,无疑值得市场深思。

    存货占比远超同行平均水平

    与总资产数百亿的南山集团相比,南山智尚的体量稍显含蓄。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南山智尚总资产20.3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22.6亿元,缩水逾10%。

    与总资产变动方向一致,2019年,南山智尚实现营业收入17.71亿元,相比2018年的19.97亿元,下降11%;同时期,南山智尚实现的净利润为1.21亿元,与2018年相比几近停滞不前。

    需要注意的是,业绩放缓的背后,南山智尚存货处于高位。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存货金额分别为6.76亿元、7.29亿元以及6.47亿元,占同期流动资产资产的比重分别为 42.95%、45.37%以及45.49%,该比例远超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南山智尚存货占比远远高于同行平均水平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13家可比上市公司存货占比平均值分别为29.81%、34.6%和34.21%,与南山智尚的差值分别为13.14%、10.77%和11.28%。

    高比例的存货,对应着高额的存货跌价准备。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为1.14亿元、1.3亿元以及1.03亿元,同期产生的存货跌价损失金额为5781.37万元、7085.7万元以及4111.86万元。这也意味着,若存货长期处于高位,将不可避免地对南山智尚净利润形成抑制,进而对其长期业绩形成负面冲击。

    不仅如此,背靠南山集团,南山智尚少不了和南山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和南山集团发生的经常性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9600万元、1.02亿元以及1.01亿元。

    关联交易的背后,南山集团管理层及核心人员亦持有南山智尚股份。招股书显示,南山智尚持股5%股东烟台盛坤,系南山集团管理层及核心人员持股平台,宋作文本人出资200万元,出资比例5%,宋建波(宋作文之子)、宋作兰(宋作文之妹)、宋华(宋作文侄女)、宋建岑(宋作文侄子)等多位宋作文家族成员亦在其中占有权益。

    南山智尚的上市进程,既是南山集团的资本图谱,更是宋作文家族的财富盛筵。

    友情链接: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